养猪人

“养猪第一股”之死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为什么养猪?因为没钱。为什么没钱?因为养猪。

9年前,雏鹰农牧靠养猪成为“养猪第一股”,9年后,雏鹰农牧同样还在养猪,却即将成为“面值退市第二股”,河东河西的转变并不需要30年。

没意外的话,今天是雏鹰农牧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定格在0.69元,跌停,市值21.63亿元。对于雏鹰农牧的困境,外界有很多解读,“不务正业”、“盲目扩张”……

但这些理由并不是深层次原因,比如“盲目扩张”用在成功者身上就是“高瞻远瞩”。侯建芳把雏鹰农牧的困境归咎于自己,“我这人的性格,出现这个灾是早晚的”。

侯建芳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当他把养猪做到行业第一,内心的自豪感超越了对市场、对投资者的敬畏。于是,接连创造出“猪被饿死”、“以肉偿债”这种被市场讪笑的段子。但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的,是雏鹰农牧18万股民……

高中毕业,缔造300亿养猪帝国

1966年,侯建芳出生在河南新郑市薛店镇薛店街,他的家乡也是他创业的起点,和许多成功的企业家一样,他的创业故事很是励志,甚至带有一丝传奇色彩。

22岁那年,传闻侯建芳差1分没考上大学,为了脱贫,早早地走上创业的道路。起初是养鸡,拿着100块报了个畜牧培训班,后来在村头租下40亩地,建了第一个养鸡场。

90年代,养鸡大多是靠天吃饭,遇到个疫情便损失惨重。侯建芳亲历了1995年的瘟疫、2003年的非典、2004年的禽流感,曾赔光所有的积蓄,但都奇迹般扭转过来。侯建芳曾经说力挽狂澜、绝处逢生是他的强项。

但单纯的养鸡风险太大,疫情一出,谁也保证不了每次都能全身而退。2004年,侯建芳开始大规模养猪,并利用“公司+农户”的“雏鹰模式”快速发展。

这一模式可以简单归结为公司提供饲料、猪舍、仔猪等,农户负责养殖,再将养好后的生猪按统一价格销售给公司,养得好多得、养得差少得,并设置保底利润。

2010年,侯建芳带领雏鹰农牧登陆深交所,“中国养猪第一股”就此诞生,市值最高时达300亿。回忆当初的高光时刻,侯建芳承认“有些东西是好事也是坏事,也会造成膨胀。”

上市当年,雏鹰农牧营收6.83亿元,同比增长26.22%,净利润1.23亿元,同比增长39.24亿。此前两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2位数高速增长。

图片来源:同花顺

从历史趋势来看,上市后的雏鹰农牧会一直高速增长下去。侯建芳也高度自信,在2013年前后喊出:“要在5年内投资126亿元,使生猪的年出栏数在760万头以上”。

当时,国内生猪出现产能过剩趋势,侯建芳逆势扩张,涉嫌绑架二级市场投资者,这种做法广受批评。当时有媒体报道,“雏鹰农牧126亿投资高速扩张,有可能造成资金链断裂。”

如今,一语成谶。

大肆扩张,资金链紧张

虽然侯建芳的扩张豪言饱受质疑,但他的想法还是被尽力贯彻下去。2012年,雏鹰农牧先后投资多个养猪基地,在建项目总投资已超过70亿元,当年营收才15.83亿元。

“萝卜快了不洗泥”,当时雏鹰农牧也收购了不少“问题”公司。

侯建芳曾说,有人找来,说企业困难、员工失业,请求帮一把。但进去后,会发现额外冒出的问题,比如查封起诉。侯建芳归咎于自己性格太善良,心太软,还说在企业经营上可能会带来灾祸。

雏鹰农牧的第一次灾祸出现在2013年,企业造假传闻层出不穷。

“出栏量有水分、当地农户每头猪亏200块”;生态猪”被曝涉嫌造假,基本吃饲料,领导、客户参观时才吃胡萝卜、白菜等青绿饲料;原本应有几十万头猪的养殖基地只“坐落着许多已经建好的空猪舍”,涉嫌套取国家补贴。

侯建芳很是愤怒:“我说你们挖地三尺,只要找着老侯占用上市公司一分钱的资金了,这个上市公司我就捐了,不需要一毛钱,一分都行,你只要能找到!”

相比侯建芳的激动表态,投资者更关心的是企业在经营管理过程中,是否有周密的调查论证、科学的决策流程和严格的绩效评估。目前来看,答案恐怕是否定的。这不是一个对市场、对投资者有敬畏之心的企业家应该犯的错误。

2013年,雏鹰农牧业绩大幅下滑75%,2014年亏损1.89亿,为上市之后首次亏损。

2015年后,侯建芳的步子更大,开始布局金融领域,这一举措称为“产融结合”。很多人认为这是“不务正业”,侯建芳否认,雏鹰农牧是上下游的多元,而不是盲目对外扩张的多元。

“产融结合”方式推出之初,曾获得外界好评,多家机构均称雏鹰农牧对金融板块的布局,将有助于企业更好地建设其全产业链,并将有效降低“猪周期”引发的业绩波动。

侯建芳曾说,出了非洲猪瘟后,很多人才发现雏鹰的多元化是正确的,为什么雏鹰从去年6月份还能撑到现在?如果我只养猪,早倒下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随着对金融板块的布局,雏鹰农牧互联网、类金融及其他营收占比逐年提升,同时,总负债和资产负债率连年爬高,资金链危机显现,随后就出现了“猪被饿死”的惨剧。

饿死猪后,走向末路

2019年1月31日,雏鹰农牧大幅下修2018年业绩预告,理由竟是“猪被饿死”。

雏鹰农牧称,“2018年6月开始,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

图片来源:雏鹰农牧公告

这一理由饱受质疑,有人称雏鹰农牧为养猪“影帝”。不论猪是否被饿死,但资金链情况却真的不乐观。6月,雏鹰农牧传出大股东股权质押存在平仓风险。11月,公司又出现债券违约。

于是,雏鹰农牧又创造了“以肉偿债”这个新段子。侯建芳认为这是比较正能量的事,最起码没有赖账。

困境之下,业绩亏损似乎难以避免,但38.63亿元的亏损依旧让投资者难以接受。尺度APP统计,2007年至2017年11年间,雏鹰农牧的净利润总和为20.12亿。也就是说,雏鹰农牧过去11年的积累不够1年亏。

图片来源:同花顺

业绩数据披露后,投资者心理防线被打破,连续11个跌停足以说明失望程度。更值得注意的是,雏鹰农牧2018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事项包括资金短缺、无力偿债、诉讼缠身、遭立案调查等。

根据规定,雏鹰农牧变成了*ST雏鹰。此后,公司股价一路下行,直至成仙,并持续20个交易日。尺度APP中有用户对此事做了大量讨论。

图片来源:尺度APP

期间,*ST雏鹰也曾发布自救措施,比如与3家供应商“方牧商贸”、“牧康贸易”、“牧达商贸”出资成立生猪养殖公司。这样的做法被交易所质疑是抬拉股价,*ST雏鹰否认,称这是公司解决债务方案的一项新的尝试。

从最新业绩预告来看,经营困境并未好转。*ST雏鹰预计上半年亏损14.8亿至16.2亿。对于如今的困境,侯建芳需要思考的是,这些都是外界断贷、讨债的结果?对于有关*ST雏鹰的所有利益相关体,每个人都是输家,包括那18万户投资者。

侯建芳曾经说力挽狂澜、绝处逢生是他的强项。如今他和自己一手创办的雏鹰农牧,面对的危机远远强于当年的疫情,而这股“疫情”即源于外界,也源于自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