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我们还能挺多久?三个一线养猪人的诉说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编者按:非瘟一年了,很多机构分析对行业的影响,一线的养猪人有什么感悟,让我们一起看看猪易论坛3位一线养猪人的分享,虽诉说的琐事,没有大道理,没有详细数据,“我们还能挺多久”却是呐喊,是无奈,更是对非瘟的战斗檄文,有着一线养猪人的坚强不屈,您有怎样的感悟?欢迎留言探讨。

我们还能挺多久?

去年8月感染首例非瘟以来,养猪就成了高风险行业,在刀尖上舔食的猪友不知有多少死于刀下,由北到南无一净土。

虽然时至今日我还没染上非,但不止一次自问我还能安全的挺多久,一个月?三个月?年底?相信大多数没染上非的都在胆战心惊的活着。

自6月下旬非入侵我地以来,就像秋风扫落叶一般,许多乡镇成了无猪乡,从6月的7块多到现在的12块,不经过洗礼那来现在的高价。许多猪友多年心血付诸东流!彻底告别了多年的养猪事业无不心酸!

深埋、乱扔、拔牙式处理、抛售无一不为感染留下隐患。一场雨就可使下游的人倾家荡产!在政府无法顾及的今天,一旦发现迅速处理变为了减少损失最佳选择,从而为下下家点燃多少导火索?从政府草木皆兵到现在不闻不问,在养猪户万 念俱灰中对死猪草率处理,从挖坑深埋到尸体腐烂渗入地下水。消毒?保健?与世隔绝不食人间烟火?身在疫区试问我们还能挺多久?

在非瘟的夹缝中求生存,小散原本可以走得更远

在这山沟沟里,忽然一天一户养一头喂粮食的猪死了,村长喊十二个队清场,清剩的签字杀,不签字不杀。

六月十九号清了七十多个,留四头母猪换了个场地,拉过去二十号一头母猪不吃,打青霉素,氟苯尼考,板蓝根,地米,一天两针,吃食正常。当天当地一养殖户死六十多报捕杀了,此地已大量发病,二十三号我弟一头母猪不吃,我帮他打的针,打针当晚吃,第二天又不吃,第二针打了身上发红,兽医说烧出来了,赶紧打一针,打了没起作用。二十七号死。死前呕吐。我哥一头母猪说十多天不啥吃,我去看时耳朵,身上起紫斑,没打针,捕杀前拉血,他们队又有两家报捕杀,我姐的猪不吃身上发红,二十六号我家打针那头又不吃,二十七号打头孢,鱼腥,黄茋,一遍磺胺。打针后拉回本场,上猪都是他们猪都生病的帮上的,二十八号打同样的针吃食正常。八月三号又不啥吃,四号打头孢,板蓝根,鱼腥,扯针少量血,吃得少。六号打头孢,鱼腥,黄茋,一边打维c,扯针同样有血,七号打同样的针,扯针滴几滴血地上,吃食正常。打针其间几天不拉屎,八号喂少量西瓜,天天喂点,一周后正常。

现在五十天一切正常,回场时,我二哥说他的猪打针,流血止不住,流两天多死亡,离我家五十米。我和所有非瘟症状的猪都见了,非瘟不是真的无法防控,非瘟是你的猪感染某种病毒它来趁火打劫罢了。让所有人不明白的我这作死的节奏没死,他们在家没动的母猪却死了。留了十多家,队长还有两个母猪,其它只有几个小猪。虽然这次损失有点大,我也见了所有生病的猪。还是有收获。到底能走多远?至少现在还安全。只要坚持就好,坚持了败也败得心服口服。

养猪是一个需要输血的行业,一切都是故事

养猪从家庭副业到专业养猪有本质的区别。从最初的家庭养殖副业,到现在专业养猪一晃也过去了几十年。最初的家庭养一两头猪只是为了利用剩饭,造一些猪粪而已,生产队给点工分,食品店下乡收购生猪给点钱已经很知足了,那时一年,不过吃两三回肉,社员们都喜欢要肥的,如果你给瘦肉会打架,那个时候养的都是地方品种。猪主要是吃粗饲料,对养猪来说还谈不上输血,这是分田到户以前的事情。

一九八几年以后,随着生猪品种的改良,出现了养猪户,生猪交给县里的食品站,会补助一些平价饲料。一家养了10头20头几十头的。那个时候出现了亏损,时不时的要给养猪业输血,大约在90年以后,蓝耳病的出现,让许多乡镇猪场,遭到了一定的重创。有的养猪户连续赔了三次。退出了养猪业。我忘记了哪一年,春节时候的猪肉10元4斤。

1987年我独自一人骑车经过河北三河闯北京,没有几天夜间下大雨从北京又回来了,开始了一年左右家电制冷维修,再后来打零工一天6元钱,加上修理家电,当时猪肉2.8元一斤。1993年第三次去北京杀猪卖肉,才开始饲养进口品种猪,那时一头猪挣几十元已经不错了,93年从北京丰台区种猪场进了种猪,老伴在家带孩子养猪,我在北京杀猪卖肉,产供销一条龙,时不时的,给家里养猪输血。在那时北京每个乡镇,生产队都有一个猪场。其实我已经是第2次去北京杀猪卖肉。第1次是在北京海淀区,时间太短没怎么叙述。我那个时候专门负责从外地和北京本地收购生猪,东北的一些朋友一开始卖粉皮,后来也改了行卖肉,我负责给他们购入生猪,东北人可交和他们混的也不错。过后又搞了一段生猪贩运屠宰,猪肉批发,在北京朝阳区。自从1993年家里一直在养猪,后来生意不好做,回老家了,弄了几年的树苗,一边弄树苗,一边养猪,奥运会召开那一年,孩子去北京上大学,我们又去北京养猪,前两年又回来了。

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养猪,今年第1次从春节过后停止半年养猪,做全面评估和调查之后,才再次介入,一切都是故事。有的人把养猪当作一种发财的手段,养猪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我喜爱的职业,当养猪需要输血的时候,就不要再考虑发财了。有的人说我是屠宰场的托儿,部分人喜欢杜撰和胡言乱语,或许情有可原。我对养猪是进行全方位理解去感悟,自然会有自己的操作模式,在这个行业谁能走得更远,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