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猪瘟过境,北方第一大养猪企业是死是活?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猪大哥”的春天来了。

艾问(iask-media.com)整理数据发现,从年初到现在,八个月的时间,A股已有10支猪肉成分股的股价累计涨幅超过100%。

2019年牧原股份股价走势图

其中,生猪养殖占到营业收入95%的牧原股份,股价更是屡破新高。截至9月3日,牧原的收盘价已经达到了81元/股,相比于2014年公司上市首日的股价(3.81元/股),足足翻了21倍还多。

期间,牧原董事长秦英林更是以43亿美元的身价入选福布斯《2019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榜》,并连续多年稳坐河南首富之位。

然而,艾问(iask-media.com)查阅牧原最新发布的半年报发现,整个2019年上半年,牧原净利润亏损达1.56亿,是公司上市6年来的最差半年度业绩。

牧原股份在公告中提及,公司净利润亏损的首要原因:受非洲猪瘟的持续影响,公司在2019年一季度生猪销售价格较低。

非洲猪瘟是由非洲猪瘟病毒感染家猪和各种野猪引起一种急性、出血性、烈性传染病。其特征是发病过程短,急性感染死亡率高达100%。去年8月1日,沈阳发生第一例疑似猪瘟疫情,8月3日确诊后,疫区内913头生猪全部被扑杀并作无害化处理。

9月11日,农业农村部发布特急明电——《农业农村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跨省调运监管的通知》。通知要求,与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省相邻的省份暂停生猪跨省调运,并暂时关闭省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

两天后,国家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做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工作的通知》,一场全国范围的强制扑杀行动正式开始。

当时的秦英林还不知道,此后的一年,公司的业绩会这么惨,公司的股价会这么涨。

艾问:养猪养成了河南首富?

说起猪瘟,很少会有人比秦英林的感受更深了。秦英林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年到头也过不上几天好日子。那时候流行一句话,“猪多肥多粮多,一人一猪,一亩一猪”。秦英林的父亲也响应时代的号召,拿出家里全部积蓄,用800元买了20只小猪。

可还没等小猪生崽,一场瘟疫下来,20只就死的仅剩1只。据秦英林回忆,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当时父亲那满脸绝望的表情。

自此之后,猪就成了秦英林死磕的对象。高中时期的秦英林学习成绩优异,得到了河南大学的保送资格,那个年代,别说保送,只要考上大学,那都是凤毛麟角的人才。可对秦英林来说,“养猪”才是自己毕生的追求。随后,他不顾父母、老师的劝阻,毅然报考了河南农业大学,学的就是畜牧兽医专业。

那个年代,大学是包分配的。1989年,大学毕业的秦英林被分配到了南阳的一家食品公司。打字、复印,日复一日,如此乏味的生活让秦英林很是郁闷。直到有一次跟父亲散步时,秦英林想起自己当年为何要放弃保送,转投农大,为的不就是更好地帮父亲养猪吗?

没过多久,秦英林就辞去了看似稳定的工作,回到家乡,筹备起养猪的事宜。

大学毕业生辞职养猪,听起来不算是个体面事。1993年6月,牧原养殖场建成后,省畜牧局的领导还专程跑过来进行考察,看看这大学生养猪,到底能搞出什么名堂。

不过,领导重视归重视,养猪还要靠自己。当年为了给猪做肠道手术,秦英林硬是自己用手,把肠道里的粪便一点一点抠出来。

此外,养猪不仅要会打井、搭棚子、架电线、建水塔来保障猪的基础生活,更要注重防疫、防虫,不然一场瘟疫下来,就全完了。

1995年的五一没过多久,秦英林发现,有3只小猪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三天过后,又死了7只。最后,死猪的数量达到了70多只。秦英林翻遍了手头资料,仍是一无所获。

看着自己刚有起色的猪场就遭此大难,秦英林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当年的20头猪,不禁感叹,难道这就是命吗?

最后,还是河南农业大学的教授打来电话,称秦英林的猪可能得了伪狂犬病,需要尽快让猪注射疫苗,否则死亡的数量会不断增加。情急之下,秦英林连忙向畜牧局发出了求助,在当年来带队考察领导的帮助下,疫苗从哈尔滨空运而来,此次危机才得以解决。

好不容易熬过瘟疫,秦英林第一批出栏的300只生猪,在猪贩子眼里,根本卖不上价。什么背膘、臀比、体长、瘦肉率,一大堆从没听过指标让秦英林发现,猪能安全长大只是第一步,长得好才卖出去的关键。

为了让猪卖得出去,秦英林在全国15个县精选了两个品种的种猪。随后,为了解决瘦肉率问题,秦英林又自建饲料厂,针对保育猪、怀孕猪、育肥猪、哺乳猪设计出6类32种饲料配方。

2006年,上海爆发瘦肉精事件,300多人中毒住院,得益于自研饲料的牧原,非但没有受到此事的影响,反倒作为正面典型,得到了东方时空的专题报道。借着这股东风,牧原迅速打开市场,一跃成为国内知名品牌。

此后,秦英林又改良了猪圈,并把猪排泄的粪便进行集中处理,形成粪便——沼气/沼液——燃料/肥料——农田——饲料的循环利用模式。加上2009年,秦英林与山东龙大合作,引进12条生猪屠宰、分割流水线,实行全封闭无菌式生产。

自此秦英林完成了“一体化自育自繁自养”的养猪模式,也称“牧原模式”。一年后,随着中金集团战略性入股2个亿,资本的加持使得牧原正式驶入发展的快车道。

2014年1月28日,牧原股份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当天市值就超过了85亿。秦英林的身价也不断飙升。再后来,他就成了河南首富。

艾问:那些养猪散户,还会回来吗?

今年7月14日,秦英林在参加央视财经《对话》栏目中表示:“未来生猪养殖模式背后实际是资源的整合,大规模生产朝着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人工养殖与人工智能相结合。”

然而,艾问(iask-media.com)查阅农村农业部数据发现,我国目前仍有约1/3左右生猪出栏来自年出栏50头以下的散养户,年出栏500头以上的专业户、规模猪场比例约38%,万头以上规模猪场出栏量占比不到2%。像是牧原这种年出栏量过千万的养猪企业,更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要知道,2018年我国生猪出栏6.93亿头,占世界总量的一半以上。

如此巨大的市场,谋利者蜂拥而至。据媒体报道,每年偷运生猪的违法者不在少数。由于猪瘟主要是接触式传播(猪与猪、猪身上软蜱或者带有病毒的未经高温处理的猪肉制品等),一旦在运输和检疫过程中出现纰漏,便很容易将猪瘟传播至新的区域。

也正因如此,即便政府在猪瘟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但还是无法避免猪瘟病毒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传播到各个省份,甚至连海南都不能幸免。

今年5月,秦英林在第六届全球猪业论坛上,作了题为《非洲猪瘟常态化形式下生猪养殖企业如何应对》的报告。秦英林提出,企业要想应对非洲猪瘟,必须先做好四级入口的疫病管理。所谓四级入口,指的是场外到场内、场内的栋与栋之间、栋内的舍与舍之间、舍内的栏与栏之间这样四级。

可对普通散户来说,“四级入口防疫”无异于纸上谈兵,高昂的成本让人望而却步。更何况,根据牧原股份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公司今年前三个月净利润为亏损5.41亿元。或许家大业大的“猪大哥”想的是只要能熬过这一劫,后面自然有翻本的机会。

秦英林说,每一次猪周期波动都是行业的一次升级。周期低谷和疫情会让弱势企业和农户彻底退出,但对优势企业来说是盈利和发展的机会。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随着中小农户的出栏量大幅减少以及猪肉需求的回暖,二季度猪肉价格持续攀升,牧原股份重新步入盈利期。

牧原股份9月3日公告称,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设立的五家全资子公司已完成工商登记注册手续。这5家子公司,都是用于畜牧养殖及销售等业务。几乎同一时间,大北农、唐人神、天邦股份等多家生猪养殖上市公司相继发布公告,表示将扩张产能。

被猪瘟折腾了一年多,“猪大哥们”知道机会来了。

猪肉是中国人的核心肉食,中国的生猪存栏量和猪肉(及其制品)消费量稳居世界首位。我们可以一时不吃猪肉,但不会一直不吃。随着疫情逐渐平稳,进入9月,国庆、中秋双节来临,加之学校开学,猪肉需求重新旺盛起来。

8月16日,农村农业部发布7月400个检测县生猪存栏信息。其中生猪存栏比上月减少9.4%,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减少了32.2%。需求旺,供给忙,猪肉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猪肉价格走势图

今年1月,全国瘦肉型生猪的出栏均价只有9.91元/公斤,而到9月1日时,已经达到了26.5元/公斤。以往的猪周期里,从未出现过持续时间这么长时间的累计上涨。

业内人士分析称,未来9-12月生猪市场的变化仍是以市场行为为导向,国家政策可短时抑制价格上涨,但整体上涨趋势难以改变,预计12月全国外三元出栏均价可达35元/公斤左右。

8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地方要立即取消超出法律法规的生猪禁养、限养规定,发展规模养殖,支持农户养猪。

只是不知道那些走了的农户还会回来吗?也许就像秦英林所设想的,未来养猪的门槛将会越来越高,只有更高级的猪场,才能保障猪群的健康,只有资本的支撑,养猪业才会发展得更快。

但台上的大佬就那么几人,台下无名的生产者,他们的故事又有谁来倾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