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川猪走天下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猪,养还是不养?这已经不是问题。

怎么养?产业化?个体户?还是走个体、集体、产业三结合的道路?这是我们当下就需要平行思考的问题。决策者不是神仙,无法提前穷尽未来各种状况。但是,如果始终随涨落的供需关系简单开关农民兄弟的猪圈门,那犹如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二次。那就不是学习能力的问题,而是对待农民兄弟的态度问题。

关于养猪的策略,群众的实践是智慧的来源。多年前,我有机会在成都请教一位基层干部。他不仅做过四川一个县的领导,还专门写下自己在当地的养猪宝典。这位基层干部把自己的养猪宝典命名为“川猪走天下”。一是顺延历史上“川猪安天下”的质量美誉,二是凸显市场营销和物流供应链时代流通管控的策略要点。在“创新和变革”的课堂上,我们共同把他们过去的养猪实践概括总结为“川猪走天下”的大系统观。以下是我们当时讨论的概要。

开始,先有与杜洛克交配生产DLY良种崽猪。它是生猪换种和良种繁殖系统的重点。那时,他们以养猪大户卿德明为首,推广DLY良种猪系列。第一波是选择3-5农户,他们养殖卿德明生产的良种猪崽。成功后,第二波延伸推广到200多养殖户,帮助他们养殖DLY崽猪,直至养肥出栏。第三波,这些农户建立起一个猪业合作社,在内部实现生猪换种和规模养殖相结合。这时,一个新的生产组织单元产生了。其中,高度的协同意识和合作活动都是围绕着良种猪从崽猪到出栏而开展起来。

猪是人养的。生猪养殖活动的背后是人的组织。先是有养猪的组织,然后是养猪的经济组织。上了规模,他们就可以组织统一的技术培训,统一的疫病防控,统一的批量资料购买合约,统一的渠道价格销售系统。在自发组织的生产合作基础之上,这些现代农业经济和商业的策略便有了落地的实在应用之处。猪业养殖合作社自然演变到猪业养殖合作经济组织。

要保持生猪养殖活动的长期成功,组织系统就得延展建立质量保障机制,而不能波动失控。保障质量,生猪养殖需要另外两个方面的条件:没有疾病,生长健壮。为此,合作社精心构建“防疫、检疫和兽药供给”辅助系统和“清绿与工业饲料相结合的饲料生产”辅助系统。它们成为川猪养殖本系统之外的上下保障系统,共同维护长期生产质量。它们形成川猪质量的因果条件,保障川猪的存活率和瘦肉率。

营销大师莱维特(T。 Levitt) 说,客户买的是打洞效果,而不是打洞机。同理,消费者要的是猪肉,而不是生猪。生猪养殖是本体,成功还需要衍生体,即一个能够行销四方的质量高、价格优的猪肉。因此,“肉食品加工系统”和“网上生猪供销信息系统”就是从养殖本体派生出来的衍生体。生猪养殖是“本体”,营销四方是“外用”,二者构成系统的体用关系。

作为社会管理者,县委领导看到的系统比农户要更广泛一些。农户看到生猪和猪肉,管理者还看到围绕着生猪的钱、物、人等衍生系统。因此,建立以生猪担保贷款和生猪养殖保险为核心的“配套服务系统”成为在养殖生猪的本体系统之下的保障系统。与饲料和防疫组成的“上系统”相比,“下系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却对养殖本体系统的长期发展和稳定起到滋养和支持的作用,为本体系统的茁壮成长提供维护条件。

继续大系统的思维,生猪养殖必然与人和自然环境循环互动。为料理好与自然环境的接口,猪粪沼气化,干稀排泄物处理,传输成为种植业的肥料等,它们都是生猪养殖系统与环境之间的“接口活动”,构成生猪养殖环保系统。当时,四川这个县的这些做法加强了大地环境的承受能力。它们也为适度规模经营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对于他们这样的贫困县,养猪就是最大的政治。县委重点抓猪业经济联合社,各个乡镇党委重点抓本乡镇的猪业合作社,村党支部重点抓猪业协会。因此,它们形成县、乡、村三级抓生猪生产的“适度规模养殖的管理体制”。

经过对养猪实践的细致梳理和反思,我们获得一个共同的认识:竞争对手要模仿某个特定的营销做法很容易,模仿一项制造技术也不难,复制一个产品也是时间问题。但是,模仿一套环环相扣的活动非常难!经过生态有机系统进化演变而建立起来的竞争优势远比单一体系的竞争能力更能持久。养猪是这样,其他的商业活动何尝不是如此呢?

更让人感慨的是四川农户自发的养猪实践暗自契合了大系统理论。

课堂中, 我们讨论了朱邦复老先生的“四维生机系统”思想。在他的《智慧九论》一书中,朱邦复超越简单的因果关系分析,提出“上下前后”的四维生机系统的思想。它的要点包括:1)每个商业生产活动都自我构成一个“本体系统”,它包括子系统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例如卿德明与200养殖户构成的生猪养殖本体系统。2)本体系统有自己的上系统,例如防疫和饲料供应系统,它直接影响到本体系统立即的生存。3)本体系统还有自己的下系统,例如围绕生猪养殖的贷款和保险系统。4)本体系统有前系统,它是本体的种或DNA,例如卿德明和3-5农户试验养殖的良种猪仔活动。5)本体系统有让它生机勃发,繁荣昌盛的下系统,衍生系统,例如生猪加工、物流和市场营销体系。6)围绕着本体系统,上下前后系统组成一个四维生机系统,并坐落在一个更大的环境之中,例如县、乡、村建立的适度养殖机制。

朱邦复的四维生机系统论比亚里斯多德平面的因果分析更立体,更能反映合适的关系条件和边界状况。在四维生机系统中,上系统为因,下系统为果,前系统为体,后系统为用。因果体用描绘出子系统之间关系的性质。例如,“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它夸大了因果关系。再如,“贼的儿子一定是贼”,它错误描述了体用关系。过去,我们知道上面的说法有逻辑问题。现在,有“因果体用”的生机系统概念,我们立即可以辨别它们的问题所在。同时,生机的奥妙在管理好系统之间的接口。子系统之间“起、承、转、合”连续一致,系统才可以生机勃勃。例如,让以金融逻辑运营的企业去规定饲料供应,那是搞错了上下系统之间的接口关系,猪非饿死不可(最近的雏鹰农牧的困境就是一例)。再如,让各个系统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主导建设对应的系统活动,它是最有效的系统之间协同的方法。在具体养猪合作社系统,不要指导农户如何养猪,他们最有配套的知识、能力和动机。在更高一级的全县养殖控制协调层次,不要指望农户自己去贯彻“适度养殖体制”,那是县、乡、村三级管理者的专长。按系统活动的特征,让最有知识能力和动机的相关者去组织系统活动的形式和内容,这才能因地制宜,有序发展。上述的大系统思想无疑契合了四川一个县过去成功的养猪实践。

理论是实践的思考,行动是思考的实践。书房里的读书人和基层工作者经常有高度的思想耦合。川猪养殖的实践就是四维生机系统理论最生动的注释。

我们关于川猪如何走天下的讨论已经过去12年。当时得出一个结论:生猪养殖事关国计民生,它超过管理策略,是个政治经济学的课题。今天,问题再次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用大系统的观点规划生猪养殖,不要在同一问题上被绊倒两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