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花3万学“烤全猪”手艺,我和妻子坚持了8年,尝尽了酸甜苦辣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亲爱的网友们,大家好,我叫杨善星,今年43岁,我的妻子叫王春英,今年42岁,我们是“夫妻烤全猪”,来自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三庄镇茂山村。8年前我自费学习了烤全猪技术,一直坚持到现在,市场起起落落,风风雨雨、我们尝尽了酸甜苦辣。(口述/杨善星 图/明之 本组图片拍摄于2017年至2019年)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初中毕业后就学着杀猪、杀羊、杀牛,曾想过学了这个一技之长,一辈子就会衣食无忧,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有肉吃。但是随着国家实行生猪定点屠宰、集中检疫,我就失业了,后来我就外出打工。

2011年,我在外在打工,有一次在济南章丘买烤肉吃,每次去都发现买烤肉的人非常多,看到他们的生意那么好,我就产生了想学烤肉的想法。我一直观察了好几天,发现这个技术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就感觉这个生意可以干,于是我就决定拜师学艺。

我咨询老板,他说需要3万块钱的学习费。当时我在工地上打工,3万块钱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身上没有钱,我说打电话向在老家的妻子求助,她以为我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要这么多钱,经过再三确认,最终才知道我是真的想要学习烤全猪的技术,才向亲朋好友借了3万块钱,打到了我的银行卡上。

我是农村孩子,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经过3个月的学习,基本掌握了烤全猪的技术。当时师傅看我比较能吃苦,杀猪也比较在行,想留下我多干些时日,再好好学学。但是我还是坚持回到了老家,我想尽快通过这个技术挣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回到老家后,创业的各方面都比较困难。我学技术的3万块钱都是借的,建设窑炉、购买设备、买猪等等都得花钱,当时因为借不到钱了,就在银行贷了10万元,开始了创业之路,我的信心十足。

在第一次烤全猪的时候,因为经验不足,一头大猪直接掉到炉底,全烤糊了。当时我并没有灰心,反复实验,反复调整,在烤了20多头猪后,终于烤考出了让人满意的烤肉。为此,我又付出了2万多元的“学费”。

烤全猪这个技术,不同于烤全羊。因为一头猪二三百斤,摆弄一头猪,说实话实在是不容易。为了赶在中午让人们吃上新鲜的烤全猪,我们两口子每天早上两三点钟就得起床,杀猪、褪毛、剔骨、搓料、支猪、上炉、点火、烘烤等,这一套下来就得四五个小时。

记得刚开始那两年,我们一直是在农村大集上卖烤肉,有时赶个庙会什么的,一年也挣不多少钱。因为我们本地人对这种口味的烤肉还不太认可,虽然是用新鲜的大猪烤制,用30多种中草药秘制,都说好吃,但是销量上不去,我知道这得需要时间。

135/200 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使用农家散养,猪龄在一年左右,重量在300斤左右的大猪,这样才能保证口感。后来慢慢的生意就好起来了,通过网络和朋友圈等渠道的传播,有西安、河南、青岛等地吃货,不远千里,来到我们家,想要学手艺,我们一时成为网红“夫妻烤全猪”。

两年前,有一名西安的小伙子,在网上看到我的烤全猪后,当天晚上就开了10几个小时的车来找我,想学习这个技术,让我非常感动。当时还有青岛的3名朋友,开车100多里地,来到我家,当场就买了300多块钱的烤肉。更让我感动的是,枣庄的一对退休老夫妻,开着三轮车,走了两天来找我,就是为了吃一口烤肉。

前两年,随着“烤全猪”在网上走红,一些有生意头脑的人,研究出了“脆皮烤猪”技术,因为他们这种技术使用电烤箱,选择的是一二百斤的小猪,腌制料配方不同,很快就风靡市场,一定程度的冲击了我“烤全猪”的生意。

我做的“烤全猪”与“脆皮烤猪”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口感。“烤全猪”可以热吃、凉吃、炒了吃,炖菜、炒菜、做汤都行,口味仍然不变。而“脆皮烤猪”就没有这样的特色了,如今在市场上,已经难觅踪影。

生猪市场的价格起起落落,以及受各种动物疫情的影响,也影响着我的生意。虽然生意时好时坏,但是我一直坚持“有利无利常在行”这个信念,只要我们实实在在的做生意,用质量说话,相信一定会走下去的。

现在我们在日照市山东路利民农贸市场租了一个门头,每天在三庄镇茂山村把大猪烤好后,再拉到30多里外的日照城里,有时偶尔会赶集、赶庙会,每头猪能挣600多块钱,一年下来也能烤个300多头猪,除去各项费用也剩不下多少钱了。虽然累点,但是我们感觉活得很充实。

做烤全猪生意8年以来,我的体会是,不管做哪一行都不容易,要想做的长久就得有坚持精神,要实实在在,生意有赚有赔,这是正常的,不能有坑人的思想,这是根本。最后祝愿所有的网友们,心情愉快,万事如意。欢迎关注《新图视野》,打开温暖视界,感受百味人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