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养猪第一股”今日正式退市:“我们这一年都在卖肉”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八月的第一天,从创纪录开始。今天(8月1日),A股市场再度迎来了一支“仙股”。继中弘股份(000979)后,雏鹰农牧(002477)成为第二只“不满1元”退市的个股。曾经的“养猪第一股”最终还是没有撑过猪年。在他们“垂死挣扎”的这一年,也留下了“肉偿”、“饿死猪”等奇闻异事。

曾经的第一股,如今分析师都不想多看一眼

0.69元,这是雏鹰农牧留给A股的“最后一眼”。截至今日收盘,*ST雏鹰迎来本周第四个跌停,随着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雏鹰农牧即将面临退市。

然而,此刻落寞的雏鹰农牧也曾“辉煌”过。2010年,雏鹰农牧登陆深交所,成为第一只成功上市的养猪个股。此后的雏鹰农牧迎来了高歌猛进,2016年,雏鹰农牧实现营收60.9亿元,净利润达8.33亿元,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养猪第一股”。

当时,雏鹰农牧的实际控制人侯建芳身价达85亿元,位列胡润河南富豪榜第四位。而他的河南老乡许家印是当时的第一位。

然而此时此刻,一度比肩“首富”的侯建芳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他的股份也已被司法冻结。从“高光”到“谢幕”,侯建芳和他的雏鹰农牧只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

几年来,雏鹰农牧用了一种让市场大跌眼镜的方式完成了“急速坠落”。曾经疯狂布局“猪舍”,一度出现“猪舍”比猪还多的雏鹰农牧,突然选择卖掉猪舍,走“轻资产”道路。试图从以前的赚“辛苦钱”转型为赚“快钱”。

雏鹰农牧做了太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举措。如果说投资沙县小吃,还能理解为产业链布局。那么,养猪企业试图破局供应链金融是为了什么?投资电竞公司又意味着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雏鹰农牧失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

记者获悉,2018年年中,雏鹰农牧亏损7.75亿元。半年以后,这个数字扩大至38.6亿。2019年一季度,雏鹰农牧再度巨亏11亿元。今年3月,因涉嫌违法违规,雏鹰农牧收到了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通知。

商业模式的溃败,直接导致市场对其失去了信心。曾经的养猪第一股,沦落到分析师都不想多看一眼的地步。近2年来,在各大平台上,没有出现任何一份针对雏鹰农牧的券商研究报告。而最近的一次要追溯到2017年10月,国金证券(600109)给出了“买入”评级。当时,雏鹰农牧股价为4.6元。

当然,这之后,雏鹰农牧再也没有回到过这个价位,直到今日退市。

“我们这一年都在卖肉”

雏鹰农牧究竟亏了多少钱?我们或许无从得知一个精确的数字。但至少,雏鹰农牧留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近乎于“段子”的资本故事。

“为了盘活库存,缓解公司现金流紧张局面,公司计划调整债务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支付,利息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

这是2018年11月9日,雏鹰农牧发布的公告。几天前,他们没有如期兑付本息5.28亿元的债务。几天后,他们想到了一个破天荒的偿还方式——“肉偿”。

“这一年来,我们都在卖肉。”一位已从雏鹰农牧离职的员工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很多客户也没有办法,只能把肉当做利息收下来。因为实在是还不出钱了。”

记者从多家金融机构验证了这样的说法。“我们今年过年,单位发的就是生猪肉。”王女士所在的公司与雏鹰农牧开展了多笔融资业务,规模近1亿元。就在雏鹰农牧曝出债务违约后,王女士公司内部平台上开始售卖各类雏鹰农牧的“生态猪肉”——三公斤猪肉卖240元,而且是“员工价”打四折。“连我们食堂吃的肉都是雏鹰农牧的!”

雏鹰农牧不仅自己“肉偿”,甚至逼得客户也得“肉偿”。然而好景不长,雏鹰农牧如山一般的债连“肉偿”都还不起了。今年1月30日,雏鹰农牧公告称公司2018年预计亏损29亿元-33亿元,而导致其巨亏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这份公告用通俗的语言来说,雏鹰农牧已经潦倒到没钱购买饲料,连猪都被饿死了。眼看着猪年即将到来,网友纷纷喊话:猪都没了,还怎么肉偿?

雏鹰农牧欠下的钱怎么还?

参考“前任”中弘股份,退市恐怕只是雏鹰农牧那一地鸡毛局面的开始。

面对退市的风险,大部分雏鹰农牧的公司高管都已“落荒而逃”,今年1月,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丁美兰、副总裁张东平、副总裁孟树理、总兽医师司海坤均提出离职。而仅剩的高管团队,则在今年3月发布内部信,鼓励员工“全力以赴,回到正常发展轨道。”

然而,雏鹰农牧的员工可能并不吃这一套。2018年,雏鹰农牧公告称,已完成员工的股票出售计划。而高管喊员工买股票的同时,自己却来了一招“忽悠式增持”。今年3月,曾明确公告合计增持5亿元的雏鹰农牧高管,最终1分钱都没有增持。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公告中,雏鹰农牧的一位原始股东,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花的大姑子委婉地表达了不想增持的原因——“我们不再是亲戚了”。

高管跑的跑,忽悠的忽悠。剩下的只有黯然神伤的机构与散户。据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雏鹰农牧的普通股东户数达到了18.41万户。甚至较去年底的15.39万户,还有所增加。

这些散户的钱该怎么办?恐怕仍然是个未知数。不少股民选择维权,仅新浪平台就有多达318件针对雏鹰农牧的维权,其中272件已被律师接受。

但维权并不代表“还钱”。雏鹰农牧已然自身难保。根据其公告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负债为182.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49.1亿元。截至今日收盘,雏鹰农牧的总市值不到20亿。公司货币资金共4.2亿元,而这其中的4.11亿元为保证金、银行冻结等受限资金。

也就是说,雏鹰农牧的账上几乎没有钱。

退市后,风光一时的“养猪第一股”如何向债主交代,如何给投资者一个交代,又如何给股民一个交代?这或许才是问题的开始。

文章来源:纵向新闻、今日头条

免责声明:公众号除部分标记的原创作品外,其余所刊登作品皆选自互联网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的观点保持中立,仅供交流参考。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起学私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