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养猪第一股"雏鹰牧业"退市" 182亿负债如何解决?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原标题:退市!负债182亿的“养猪第一股”半小时定生死 来源:债市观察

8月1日,雏鹰牧业(即“ *ST雏鹰 ”,002477.SZ)开盘跌停,高达340多万手卖单封顶,无一人接盘。最终,股价当天收报于0.69元,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格低于1元/股的面值,踩破了“面值退市”红线。

当晚雏鹰牧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8月2日开市起停牌,深交所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继2018年中弘股份之后,雏鹰牧业极有可能成为A股第二只面值退市股,而为了避免这一命运,雏鹰牧业的“多头”们也曾进行过顽强抵抗。

“生死半小时”

决定雏鹰牧业A股命运的“多空对决”,发生在7月29日收盘前半小时。当时,已被逼入“绝境”的雏鹰牧业曾争取到一线生机。

据29日当天的分时图显示,雏鹰牧业的股价历经大半天的挣扎,于下午13:40之后被按在了跌停板上。而就在大多数人以为雏鹰牧业将就此收场之际,14:30左右,其股价开始直线拉升。

几分钟内,雏鹰牧业的股价便从跌停一路上涨至0.87元/股,反弹超过7%。如果以这个价格收盘,雏鹰牧业在之后三天就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但是,这个希望也只维持了短短几分钟,随后在巨大的抛压之下,股价震荡下跌。

14:48,股价重新被打回跌停板。随后多头试图再度反击,但明显“心有余力不足”,最终仍被按在跌停板上,收盘于0.81元/股。收盘时“卖1”仍有32万手封在头顶,可见压力之大。

交易数据显示,7月29日全天雏鹰牧业成交额2.4亿元,换手率15%,均为两个月来的最大值。而这一天也是公司连续第17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按照ST股票涨跌停5%的限制,即便此后雏鹰牧业每天都涨停,以0.81元/股的价格都已无法在三天之内返回1元以上。

而就在此次前的几个交易日,雏鹰牧业多头一方也曾试图拉升股价。

7月24、25日两天,公司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但随即在26日遭到空头“突袭”。当天分时图显示,雏鹰牧业股价当天上午一直被封在涨停板,直到13:20卖方突然发力,交易量急剧放大,股价快速下行最终跌停。当天的成交额为2.21亿元,换手率为12.58%,仅次于随后一个交易日即7月29日的“决战”。

在雏鹰牧业最后几个交易日中,多空双方激烈“搏杀”的背后,若隐若现游资的身影。比如7月30日的龙虎榜显示,西藏 东方财富 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 光大证券 股份有限公司佛山绿景路证券营业部等均榜上有名。

各方游资于雏鹰牧业上演了一场“多空搏杀大戏”,而雏鹰牧业最终也没能将自己的股价拖出安全区。伴随着越来越近的退市,其债务问题也已迫在眉睫。

债务危机如何解决?

据雏鹰牧业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3月31日,公司总资产196.4亿元,总负债182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47.4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2.68%。目前公司已逾期债务超40亿元。

7月28日,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雏鹰牧业表示,受多种因素影响,目前公司现金流紧张,公司贷款、货款等未能按期偿还支付。

对于如何解决债务危机,雏鹰牧业在回复公告中表示:以公司存货偿付债权人本息,目前已交割的货物1.37亿元;开展债务重组,目前已与部分债权人签订框架协议,尚未签订正式协议,尚未有实质性进展;将公司部分未利用猪舍等固定资产租赁给第三方,短期内可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未来,公司仍将会结合市场情况,积极与各债权人探讨合适的债务解决方案,缓解公司债务危机。

不得不提的是:在这份公告结尾,雏鹰牧业竟然将日期写错,2019年被写成了2018年,忙中出错,可见一斑。

此前,为解决债务危机,6月12日下午,雏鹰牧业债权人曾在郑州召开会议,参会方除公司管理层外,还包括金融局相关领导和主要债权机构。会上,雏鹰牧业董事长侯建芳在对公司的经营情况做了相关介绍后,公布了拟定的债转股方案。随后中介机构介绍了这次债转股的后续安排,最后债权人对此进行了讨论。

据《新京报》报道,截至7月23日达成参与意向的债权人已增至29家,涉及金额增加至约78亿元。

对于债转股方案,侯建芳曾对外表示,三分之二的债权人已经认同这个方案,并已达成协议签约,正在稳步推进。“债权人和债务人都积极的情况下,就容易往前推了。”在他看来,一旦债转股成功,雏鹰牧业就可以重获新生。

但据上述公告显示,债务重组目前“尚未有实质性进展”,情况似乎难言乐观。而随着雏鹰牧业退市几成定局,难免雪上加霜。

“超级猪周期”与“养猪第一股”

当初,雏鹰牧业以“养猪第一股”的身份登陆A股,也曾风光无限。2016年,雏鹰牧业的净利润高达8.33亿元,扣非后5.93亿元。而进入2018年,这家公司却巨亏38亿元,当时就惊呆了持有其股票的18万股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雏鹰牧业真实的经营情况变化可以从其负债率上发现了一些端倪。自2012年起,其负债率便开始从23.81%一路飙升至50%以上。2016年后,其负债率再度逐年升高,从近60%一路飙升至今90%。

而伴随雏鹰牧业负债率的逐年走高,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在悄然变化。近年财报显示,雏鹰牧业的主营业务中,畜类养殖占比只有50%左右;而粮食贸易占了40%左右,且这部分毛利率仅2%左右。而除此之外,真正赚钱的则是其互联网、类金融板块。

 (雏鹰牧业2018年年报数据) (雏鹰牧业2018年年报数据)

比如在2018年,雏鹰牧业的互联网、类金融板块的毛利率就高达95.44%。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毛利普遍在30%左右,雏鹰牧业一家靠养猪闻名的公司,却可以做出如此“傲人”的成绩,小债不禁有些咋舌。

但是,即便互金板块已如此“给力”,2018年雏鹰牧业的业绩仍是巨亏38亿。至于巨亏的原因,公司给出的理由是“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由此,“饿死生猪”的奇葩事件传遍A股,将雏鹰牧业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3月19日,雏鹰农牧因涉嫌重大违法违规行为,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其债务问题愈演愈烈。

如今,债务、官司缠身的雏鹰牧业经历过一番挣扎,终于倒在了“生死半小时”的多空“搏杀”之下。未来,雏鹰牧业将极有可能从A股渐行渐远,对18万股民以及更多的投资者来说,它有哪些教训值得警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