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我是34岁农村青年,养猪种地山丘开荒,看看我的日子过成啥样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我叫张智,今年34岁,祖上世代为农。我出生在山东省日照市莒县龙山镇小北山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是独生子。从小父母就告诉我,农民就得脚踏实地,土地就是饭碗,土里刨食,终究才是正道。小时候,我对这样的道理不以为然。(自述/张智 图/明之 本组图片拍摄于2019年7月19日)

初中毕业后,我胸怀梦想,曾到过青岛、临沂等地闯荡,因学历低、体质差、无特长,先后在服装厂、木板厂、铁器厂、大理石厂打工,还做过推销,干过工地,期间虽吃了不少苦,受不了少罪,但一直没有干出什么名堂。图为张智(右二)小学四年级时与同学合影(翻拍)。

本想此生也就这样尘埃落定、随波逐流罢了,怎料2006年在《半岛都市报》上读到一篇叫《榨干你所有剩余价值》的文章后。深有感触,仿佛字字诛心,句句刺骨。在经过一年多的思想斗争后,满怀激情,决定回归土地,返乡创业,实现人生的理想和抱负。

回归家乡后,第一次本着“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理念,在秋后村民放弃的黄烟地里搞种植,准备挖掘人生地“第一桶金”。从拔烟杆到深耕、平地、整畦、买种、育苗、移栽、浇水、施肥、捉虫,看着地里的茭瓜、小白菜、腌菜一天天的长大,虽然苦了点,累了点,但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农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丰产不丰收”。当年,我含辛茹苦种出来的茭瓜5分钱一斤,小白菜一毛钱一斤,腌菜因本地市场需求量小,更是无人问津。

还需求人拉到20公里外的菜市场卖掉,拉一车甚至连人工和租车费都不够。即使心中万般不舍,也只好看着“人生第一桶金”就这么无情地潇洒的舍我而去。

2009年,我从村里承包了四亩荒地,盖起了一排圈舍,养过兔子、鸡、羊,都以失败而宣告终结。但好在始终没有放弃自主创业那骨子干劲,又东借西凑了2000元转行养猪,种大姜。2010年至2013年间,陆续盖起了七排圈舍。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秋天交得好运,猪和姜的价格齐头并进,半个月内猪和姜累计卖得八万多元,偿还了所有的债务,连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感觉不可思议。自主创业这几年里,终于过上了第一个“余年”,同年喜得贵子,取名“自成”,也算是双喜临门吧!

2017年,我有幸参加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规模化的种植,集约化的布局,现代化的管理,网络化的营销,品牌化的创建”先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画面呈现在眼前,我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花缭乱,满载而归。 编辑 “不要总羡慕别人有什么,多看看自己有什么,并不断努力去争取别人拥有而你又非常想要拥有的东西”。记得参观学习,一位搞农业的负责人说:“搞农业不能只站着说,还要躺着想,趴着干”。 87/200

学成归来后,面对土地贫瘠、零散、水少丘多的先天不足一筹莫展,创业激情逐渐褪去。恰逢此时,县农业农村局回访学员到此说“欲遮千里阴,先扎脚下根”,并留下了宝贵的八字箴言:资源整合,化零为整。

“不要总羡慕别人有什么,多看看自己有什么,并不断努力去争取别人拥有而你又非常想要拥有的东西”。记得参观学习,一位搞农业的负责人说:“搞农业不能只站着说,还要躺着想,趴着干”。

眼下,将土地集中利用,由小地变大田,由靠天农业渐变设施农业,由传统农业渐变现代农业的转变,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图为张智展示初中毕业后自己“叛逆”的照片。

于是,从今年6月份起,我开始了两个月的开荒。一把铁镐、一把铁锨、一把铁叉,成为我开荒的有利“武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铁镐磨得流光,双手布满老茧。在一片片不成形的山丘之上,硬是让我开出了两亩左右的梯田。

一个80后的青年在家开荒,在多数人眼中就是一个笑谈。有的人说,现在种一亩地,还不如出去打一天工,这孩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有人说,人家现在找人种地都找不到人来种,你在这彪呼呼的傻干,脑子有病吧。

面对众亲朋的谩骂与不理解,只能独自忍受,因为我心中有个梦,我要依托梯田的采光性能,构建特色的立体农业,实现丘岭山地机械化,自动化和规模化。图为张智在地窖里查看存放的大姜。

记得姜昆与李文华说过一个相声《时间与青春》,我们的时间总是在分分钟钟浪费掉,开荒并没有占用我过多的工作时间,只是将闲暇时间有效地利用起来,有空就刨几撅,干一会,日积月累,二个月下来把别人眼中看似不能完成的事情做完了。

荀子《劝学》中说:“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这句话就是对我真实的写照。图为张智(右)与妻子穆丽娟(左一),女儿张然然(左二),儿子张智程(右二)合影。欢迎关注《新图视野》,打开温暖视界,感受百味人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