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雏鹰农牧股价“超低空飞行”或退市 养猪第一股半年预亏16亿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雏鹰农牧股价“超低空飞行”或退市 养猪第一股半年预亏16亿 2019-07-19 19:52:25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邸凌月 刘春燕 深圳、北京报道

2019年以来,“猪周期”再度加温。然而,曾经坐拥“养猪第一股”之称的雏鹰农牧(002477.SZ),却要因为股价连续跌破1元而面临退市的风险。

雏鹰农牧2010年9月15日登陆中小板,一度风头正劲,而2017年之后,其“欠债肉偿”、“饿死生猪”等奇葩事件屡次刷新A股投资者三观。业内人士认为,公司流动资金已经非常紧张,债务偿还困难,退市后极有可能被同行收并。

曾“饿死”生猪 养猪第一股或退市

2019年7月19日,雏鹰农牧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共股票已连续10个交易日(2019年7月5日-18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交易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公告还表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仅发行A股股票的上市公司,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此外,雏鹰农牧应在此公告披露后每个交易日披露一次,直至收盘价低于每股面值的情形消除或者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二级市场表现不佳面临退市风险,事实上,雏鹰农牧的基本面也可谓一地鸡毛。

雏鹰农牧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14.8亿元-16.2亿元,去年同期亏损7.75亿元。

对于亏损,雏鹰农牧认为2019年上半年公司生猪出栏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且生猪养殖成本有所增加,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其次,公司目前的负债规模较大,财务费用较高。

2017年起,雏鹰农牧开始走上亏损之路,而渐行渐远。2017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6.98亿元、35.56亿元,分别同比下滑6.44%、37.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5亿元、-38.7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30日,雏鹰农牧发布2018年全年业绩修正公告。对于下调业绩预期的理由,雏鹰农牧称,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是造成经营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进而引发“没钱买饲料饿死猪”的质疑和调侃。

1月31日,深交所就该公告向雏鹰农牧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销售生猪单价大幅下滑、集中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并说明是否存在进行业绩“洗大澡”的情形。

一位接近雏鹰农牧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资金确实一直比较紧张,年初母猪饲料供应不足,生产的小猪营养不良,死亡率较高。

跨界并购偏爱参股银行

尽管主营业务是养猪,但雏鹰农牧偏爱多元化,曾投入5亿元重金做电竞,更是多次参股农商行。而多名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称,越是好公司,做的产品做纯粹,例如茅台。多元化发展的结果,很多都是得断臂求生。

2016年3月30日,雏鹰农牧曾公告称,公司拟与上海竞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预计总规模不超过5.05亿元,其中竞远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认购500万元,雏鹰农牧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5亿元。

当时,曾有民生证券分析师称,雏鹰农牧的逻辑一脉相承,继续强烈看好公司未来养殖板块的快速扩张和互联网板块电竞业务孵化器的并购预期,雏鹰并不是“不务正业”而是多业务并行。

2017年6月7日,雏鹰农牧公告称,拟作为发起人股东,投资12.42亿元认购筹建中的辽宁昌图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5.4亿股份,占其总股本的45%。

而两年后,2019年4月24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终止出资12.42亿元认购“辽宁昌图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5.4亿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45%。

事实上,这并不是雏鹰农牧第一次布局金融业务。2013年6月该公司曾公告称,拟用自有资金2600万元,认购此前已参股的河南新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00万股,截至2016年末雏鹰农牧对其持股4.55%;2015年末,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参股焦作中旅银行,截至2016年末雏鹰农牧对其持股4.96%。

另外,该公司还持有三家类金融公司股权,分别为河南省龙头投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河南泰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新郑市普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变卖资产还债 诉讼及逾期债务超4亿元

雏鹰农牧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1043.02万元。

2019年1月公司向新郑市空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位于开封尉氏县大营镇岗陆村的饲料厂,包括无塔供水设备、饲料罐、压缩机、筒筒仓、散装成品装、玉米钢板储仓等设备,转让总价款为1362万元。

同时,还向新郑市空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位于开封尉氏县大营镇岗陆村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所有权,国有建设用地性质为工业工地,面积为32789万平方米,转让总价款为2637.57万元。二者都已经支付完毕。

此外,2019年1月,雏鹰农牧全资子公司吉林雏鹰农牧有限公司向豫粮集团吉林粮食产业有限公司转让吉林地区15幢仓房总价11720万元整,其中1391.10万元用于偿还河南省豫粮粮食集团有限公司货款,1000万元用于双方履约保证金,剩余的分别用于支付员工工资、农户代养费、土地租金、税款及原料供应商欠款。

早在2018年11月,雏鹰农牧公告称“18雏鹰农牧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违约。该债券发行期限为270天,应偿本息总额为5.28亿元。不久后公告称,与部分债权人协定将通过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偿付本息,进而引发市场上“以肉偿债”的调侃。

因此,雏鹰农牧还发生了债务逾期等涉及多笔诉讼。2019年7月9日发布的新增诉讼以及债务逾期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公司仍有5起新增诉讼,原告分别为唯他麦商贸(上海)有限公司、平宪宗、北京奥特奇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嘉茂通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以及山西长治黎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涉及金额合计1.92亿元。截至2019年7月9日,新增债务逾期合计本金为2.89亿元,两者合计4.81亿元。业内人士认为,公司流动资金已经非常紧张,债务偿还困难,退市后极有可能被同行收购。

“公司目前在进行的债务重组仍在沟通,债权人较多,有上百家,包括各金融机构。事实上,公司最主要的就是资金紧张,从而引发一系列问题,银行从去年就开始抽贷断贷,不然也不会那么困难。”上述一位接近雏鹰农牧的人士称。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