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市值28亿负债182亿,曾没钱买饲料把猪“饿死”!养猪第一股又爆雷,18万股民哭了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每经记者:莫淑婷 每经编辑:何小桃 汤辉

资料图,图文无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猪价猛涨,同行个个还在天上飞,“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ST雏鹰,002477.SZ)却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7月18日晚间,雏鹰农牧披露了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根据相关规定,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7月19日,雏鹰农牧股价再度下跌。截至收盘,雏鹰农牧下跌4.30%,报收0.89元/股,市值仅剩28亿元。这也意味着,雏鹰农牧已连续11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留给雏鹰农牧拯救自己的时间只剩9个交易日。

“以肉偿债”、“猪被饿死”……一年多来雏鹰农牧始终站在风口浪尖,期间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曾表示情况有所好转,一度给18.42万股东带来希望。不过,如今看来期待的好转并没到来,雏鹰农牧这个养猪王国已经到了坠落的边缘。

以肉偿债、猪被饿死、立案调查

事件的起因还得从去年的6月说起,当时有自媒体发布万字长文强烈质疑雏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舞弊,从此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

按照侯建芳对媒体的说法,2018年6月14日,雏鹰农牧合作的80%以上金融机构宣布贷款提前到期,七八十家债权人蜂拥而至。

2018年11月6日,雏鹰农牧公告称,受“非洲猪瘟”疫区封锁、禁运等因素影响,公司生猪销售价格及数量均低于预期,对公司盈利能力有较大的影响;受金融政策等因素影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的状况未得到明显好转,出现了债务到期未能偿还、资产被查封、评级连续下调等较多重大不利事项,公司现金流紧张,使公司不能按时足额兑付“18雏鹰农牧SCP001”应付本息。该债券应付本息金额为5.28亿元。

几天后,雏鹰农牧给出了“欠债肉偿”的解决方案。雏鹰农牧计划对公司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然而,这仅仅是雏鹰农牧逾期债务的其中一例。雏鹰农牧在2018年年报中指出,“公司前几年投资规模较大负债率高,过高的负债率加上行业不景气金融去杠杆等因素致使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公司存在借款本金及利息无法支付,超短期融资券无法按时兑付,承兑不能按期兑付等情况。目前公司多处资产已经被债权人申请保全,目前公司融资能力有限,存在偿债风险。”

资金链的紧张,更是拖累雏鹰农牧的业绩。2019年1月30日晚,雏鹰农牧宣布业绩巨亏29亿元~33亿元。而巨亏的原因之一让人大跌眼镜: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也就是说,大名鼎鼎的“养猪第一股”因为没钱买饲料,把猪活活饿死了。这一纸公告,雏鹰农牧再次陷入舆论漩涡,也成为资本市场流传的笑柄。

图片来源:天猫截图

2019年3月,雏鹰农牧收到《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雏鹰农牧立案调查。

2019年4月24日晚间,雏鹰农牧披露了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其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5.56亿元,同比下降37.60%;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38.64亿元,较2017年同期下降8650.78%。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该财报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意见。会计师事务所指出,雏鹰农牧因资金短缺,无法偿付到期债务而涉及较多的司法诉讼,导致部分银行账户、资产被司法冻结,雏鹰农牧的生产经营受到不利影响,持续经营存在不确定性。

2019年7月12日晚间,雏鹰农牧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雏鹰农牧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14.8亿元-16.2亿。也就是说,雏鹰农牧一年半的时间净利润巨亏53.44亿元-54.84亿元。

雏鹰农牧指出,公司2019年上半年公司生猪出栏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且生猪养殖成本有所增加,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此外,公司目前的负债规模较大,财务费用较高。

负债182亿元,雏鹰农牧或已无钱可用

30年前,一腔热血投身养殖行业的侯建芳,肯定想不到,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处境会如此尴尬。

1988年,连续三次高考落榜的侯建芳在家乡河南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彼时的侯建芳拿着到处借来的200元钱开始了养鸡生涯,几年后,侯建芳开始将产业拓展至生猪养殖领域。

2003年,雏鹰农牧的前身——河南雏鹰禽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2010年9月15日,雏鹰农牧成功登陆深交所A股市场,被业界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根据《财经天下周刊》的报道,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侯建芳家族一度以85亿元财富位居第398名。

雏鹰农牧官网截图

高速发展的雏鹰农牧虽风光一时,但此前的一些经营策略,或许早已为如今的种种困难埋下伏笔。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梳理发现,以“公司+基地+农户”和工厂化养殖并举的“雏鹰模式”,一直为雏鹰农牧津津乐道,可这也成为它债台高筑的重要原因。

2015年5月,雏鹰农牧开始进行轻资产转型,以合作社作为养殖场的投资主体,公司只负责供应仔猪、饲料、屠宰和销售业务。

但在真正的合作模式中,雏鹰农牧却要为合作社的融资提供信用担保,并向金融机构缴纳30%~50%的保证金,表面上是轻资产运营,实则加重了雏鹰农牧的资金负担。

此外,雏鹰农牧还涉足多个产业的投资。据记者不完全梳理,雏鹰农牧的长期股权投资范围曾涉及基金管理、通讯设备、能源开发等多个领域。

在多项投资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雏鹰农牧成立5亿元电竞产业基金,这和侯建芳的儿子侯阁亭有关。

据报道,1991年出生的侯阁亭对于父辈的养猪生意并不感兴趣,早早就投身电竞。

公开资料显示,侯阁亭早年间曾自组电竞团队参赛,并且小有成绩。2012年起,侯阁亭开始投资电竞战队。侯阁亭于2014年成立的热美文化(已注销)股东中,已经出现WE战队创始人裴乐的名字。热美文化很快在电竞圈中斩露头角,收购了国内顶级职业电竞俱乐部OMG。

侯阁亭在电竞行业的加速布局,离不开身后侯氏家族以及上市公司的支持。

侯建芳介绍,雏鹰农牧总共给子公司微客得投资了1000多万,微客得对OMG投了255万。后来雏鹰农牧成立了5亿元电竞产业基金,打算和别人一起合作投资,但是合作方资金没到位。侯建芳称,这个电竞产业基金总共投了不足2亿,现在也已经退出1个多亿了。

“成也杠杆失也杠杆”,对于这场劫难,侯建芳反省了雏鹰农牧的盲目扩张和自己的过度自信。

而根据雏鹰农牧公告,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资产196.4亿元,总负债182.0亿元,流动负债为149.1亿元。期末,公司货币资金4.2亿元,而短期借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82.71亿元。

根据2018年年报,公司的货币资金中4.11亿元为保证金、银行冻结等受限资金。这就意味着,雏鹰农牧可能已无钱可用。

每日经济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