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绷不住了!三家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再爆雷 现债务逾期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导读

今年已有千山药机、中弘股份、盛运环保、*ST凯迪、*ST海润等约30家上市公司相继爆发了债务违约问题。

1、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1亿债务逾期

今日雏鹰农牧公告称,截止8月3日,存在债务逾期涉及金额逾1.07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16%。

雏鹰农牧是中国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指出,受养殖行业“猪周期”的影响和国家政策影响,公司在2018 年贷款到期相对集中,部分非银行金融机构要求公司提前还贷或追加增信措施,公司出现了暂时性现金流紧张,不存在现金流断裂的情形。

2017年雏鹰农牧实现营业总收入56.98亿元,同比减少6.44%;扣非后净利-3.05亿元,同比减少154.81%。2018年一季度延续亏损态势,扣非后净利为-1.13亿元。

公司2018年半年报业绩预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将亏损4.8亿元~5.3亿元。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雏鹰农牧负债总额164亿元,资产负债率71.81%,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1%。2017年和2018年1季度现金流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缺口。

雏鹰农牧控股股东侯建芳几乎将手中的全部股份质押,质押率超96%,质押股份价格触及平仓线。而在近日,因公司在远东宏信的约1亿贷款未按时支付当期本金及利息1,105万元,远东宏信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冻结侯建芳持有的公司股份。侯建芳持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0.20%。

众所周知,养殖业前期投入资金多,受行业周期行情的影响特别大,而在猪周期的下行时期,一旦出现深度亏损且不能及时补上资金,流动性吃紧的情况下,资金链就有可能出现断裂的风险。

债务集中到期并出现逾期、亏损持续扩大、控股股东股份悉数冻结,暂时性现金流紧张很有可能演变为现金流长期吃紧,从而引发资金链危机。

2、华东数控子公司贷款逾期

华东数控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威海华东重工有限公司(下称“华东重工”)因受重型数控机床行业市场低迷形势影响,订单与开工不足导致资金状况紧张,致使一笔贷款未能如期偿还或续贷。

公告显示,华东重工逾期贷款背后所涉及金融机构为中国银行,逾期银行贷款合同金额为8350万元,逾期金额为8300万元,到期日为7月13日,已构成实质逾期。

华东重工于2009年成立,公司的主要产品为重型、超重型数控机床、高端重型石化容器、能源设备、船舶工业、主要精密重型零部件及成套设备。华东数控是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8.83亿元,华东重工已连续三年亏损,亏损金额超2亿。

近三年,华东数控控股的5-6家子公司中,除了个别公司每年有几十到几百万不等的利润,其余子公司连年亏损,盈利能力不容乐观。

华东数控债务早已是债务逾期老司机。2017年出现两笔债务逾期,共计达1.45亿元。2018新增中安融金(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约5000万元的借款逾期。

华东数控曾连续两年亏损披星戴帽,面临退市风险,今年4月份这一风险预警刚刚解除。

2017年得到政府补助1.356亿元,远超华东数控2017年营收。在政府的牵头下,64家供应商还对其借款进行了豁免,华东控股又一次得到政府变相补助。政府两施援手加上出售子公司等,华东控股得以幸存。

尽管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极力救助,但华东数控自身造血能力太差,且连年受子公司拖累,近10亿债务担子依然十分沉重,现金流和账面现金均只有几千万,照此下去,倘若经营不能改善,依然难以避免继续走下坡路。

3、宁波东力救命并购涉嫌诈骗,子公司高管被逮捕拖累5.64亿债务逾期

家贼难防偷断屋梁,这两天资本市场上发生了多起高管贪腐事件,先是万达高管被带走,而后又一家上市公司被坑了,并最终导致了债务逾期。

这家上市公司就是宁波东力。

宁波东力8月6日晚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李文国,总裁杨战武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年富供应链受上述事件影响,部分银行账户被公安机关和金融机构冻结保全,年富供应链资金流动性受限,部分银行贷款未能如期偿还。截至本公告日,年富供应链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约 5 亿元,原有债务计划无法正常执行,导致银行贷款等债务56,415万元逾期。

宁波东力表示,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及年富供应链高管团队涉嫌在与公司签订并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和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通过多家海外关联企业,侵占公司资金,与客户串通,大肆财务造假,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21.6亿元,骗取公司增资款2亿元,诱骗公司为年富供应链担保15亿元,致使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

事发后,部分高管被取保候审,更有高管闻风丧胆、落荒而逃,目前为失联状态。

宁波东力于2017年并购年富供应链,在评估价21.81亿元的基础上,最终经双方协商确定为21.6亿元。也就是上述高管财务造假骗取宁波东力股份及现金对价的21.6亿元。

宁波东力公司是中国齿轮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主营传动设备、供应链综合服务、门控系统、工程技术服务产业。

之前因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宁波东力曾披星戴帽,2015年赶上股市牛市,宁波东力的日子才好过一些,2015年年末宁波东力 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拟购买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100%股权,直到2017年8月才完成并购。

2017年宁波东力总营收128.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399.84%,净利润1.6亿,同比增长1277.33%。主要得益于收购年富供应链,直接增加了121.23亿的营收和1.48亿的净利润,分别占比94.33%和83.61%。同时,宁波东力也继承了其高额负债和巨额对外担保。

截止2017年,宁波东力资产负债率高达79.12%,总负债129.71亿元,资产流动负债占绝对比例,为124.41亿元,占比96%。收购年富供应链也耗光了宁波东力的家底,经营现金流岌岌可危,投资活动现金流出现大额缺口。

A股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超90%容易闪崩的企业中,宁波东力赫然在列。A股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超90%容易闪崩的企业中,宁波东力赫然在列。

咸鱼翻身也有可能黏住锅底,本以为掏空家底娶了个白富美回家,好不容易“脱贫致富”,蜜月期刚过,却发现对方骗婚。虽合同诈骗可要求补偿,不过挽回损失谈何容易,宁波东力又将过一阵苦日子了。

纵览上述出现债务逾期的子公司,几乎都出现在行业周期下行、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连年亏损的上市公司身上。而在股市这样的上市公司不在少数。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已有千山药机、中弘股份、盛运环保、*ST凯迪、*ST海润等约30家上市公司相继爆发了债务违约问题。

30家上市公司齐刷刷共赴违约潮,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中国上市公司质量问题又一次被搬到大众面前。保壳大军浴血奋战、概念股卖力表演、多元扩张摧枯拉朽,此类资本游戏无疑引火自焚。现下一众妖魔鬼怪原形毕露,而留给他们还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