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猪价与蛋价:无相关 不无关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文 | 田亚雄中信建投期货农产品事业部,转载自CFC农产品研究

本报告完成时间:2019年8月22日

非洲猪瘟带来的猪价反转与突破,不仅仅推动生猪养殖行业的标的产生较大行情,同时也将给其他各类资产标的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在剖析了生猪上市公司的利润相关问题之后,我们将目光转移回商品市场。

本篇文章将重新拾起我们去年已经思考过的问题:“蛋价与猪价,有关系么”。在年初,我们对价格和其背后的养殖周期因素进行了分析。从历史数据当中,我们得出了主要的两个结论:

(1)在长周期中,猪价与蛋价是没有相关性的。猪价和蛋价的波动,都很难用对方的波动来进行解释;很明显的,猪和蛋鸡的养殖与生产周期有着巨大的差别,传统的猪周期3~4年为一个周期,而蛋鸡养殖则是以21个月左右为一个周期。供给周期的不同,导致两者淡季价格走势的不同。此外,禽流感、蓝耳病等因素都是单独品种的动物疫病,对猪肉和鸡蛋两个产品通常造成相反的价格影响。

(2)在年度周期中,猪价和蛋价都有一定的季节性,部分季节有共振效应。在消费高峰期,生猪的集中出栏能够部分抑止价格的波动,但仍然无法完全平抑秋冬及节日带来的价格震荡;而蛋鸡常年生产,没有办法短时间快速增产,只能依靠渠道库存累积和下游备货储备,导致中秋、春节都会有明显的价格波动。在消费高峰期,常会出现食品价格同步较高较快上涨的情况,我们称之为共振,且常常出现一种食品上涨较猛烈的同时其他食品价格上涨也同样猛烈。

而在这两个结论之外,我们通过对近一年非洲猪瘟发生情况、猪价情况以及猪价与鸡蛋价格的走势情况进行跟踪,梳理、剖析和批判当前市场上的主要观点,更加系统地来认识猪价与蛋价之间的关系,从而更好地指导商品期货市场中的操作。

首先,我们来看一看2014年以来的猪价与蛋价波动情况。

数据来源:中信建投期货

【图二:猪肉批发价格走势(元/公斤)】

数据来源:农业农村部,中信建投期货

可以看到,猪肉价格的季节性并没有鸡蛋价格那么明显,大周期性是其主要特征;相反,鸡蛋的季节性特别明显,除了中秋、春节备货之外,部分年份也有端午的价格高峰。供给端调节方式和效率的不同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也是造成蛋价和猪价在数据上不具备显著的相关性的原因。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非洲猪瘟发生之后,3月开始猪价开启上涨模式,并在7月开启加速。猪价的持续上涨是没有明显回调的,速度乃至于加速度都在不断增长。反观这一时期的鸡蛋价格,3月份同样开启了上涨模式,但两个月之后出现了明显回调;7月份开启的上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又出现深度回调。

一方加速上涨,一方上涨中充满回调,蛋价与猪价步调明显不一致,市场开始质疑甚至推翻前期猪瘟推动蛋价的逻辑。

我们先来看看,市场是如何讨论猪瘟对蛋价的影响的。

猪瘟影响论

在南华期货的鸡蛋半年报中,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一段话:

“猪肉在我国的食品消费中占比较大,消费量占据了我国四大肉类的 65%左右。由于非洲猪瘟肆虐,猪肉产量大幅减少,出现大量肉类缺口,刺激其他肉类以及蛋类需求,从而推动牛羊肉以及鸡蛋、牛奶等的价格上涨。”

这也应该是主流的”猪瘟影响鸡蛋理论“,其瞄准的是生猪存栏下降后的供给缺口,并认为鸡蛋是补足供给缺口的一类主要替代品。但大多数的研报并没有告诉我们,猪肉的缺口究竟有多少将以鸡蛋的形式来进行弥补?在何时开始进行弥补?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某种商品价格上涨,一方面产生替代效应,另一方面也带来收入效应。替代效应导致相关商品消费的增加,收入效应则相反。所以猪肉供给减少造成的缺口,不能简单以绝对数量为判断依据,缺口也并不是全都需要替代。

【图三:简易替代逻辑图】

制图:中信建投期货

从逻辑上来看,生猪供给出现缺口,直接减少购买和选择替代产品是第一层的选项,选择替代产品时,肉类产品是第一层次的选项,鸡蛋位于非肉类产品下的选项。这种层次并不直接意味着消费者选择时的时间关系,但它代表了猪肉价格上涨所产生影响的强弱关系。而这种强弱关系能够导致不同商品对猪价上涨带来的影响进行反应的快慢。

简单地来说,我们认为,如果鸡蛋替代猪肉成为事实,并影响鸡蛋价格,那么此时,猪瘟对鸡肉和其他肉类产生的价格影响已经发生。我们可以把各种肉类的价格变化当作猪瘟对鸡蛋价格影响的先验因子,通过分析各种肉类的价格变化,来判断鸡蛋是否有可能受到影响。

猪价无关论

前面说到,鸡蛋价格与猪肉价格不论是长期关系还是今年以来的走势,都有明显差别,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中的另一类声音就越发响亮了。永安期货的鸡蛋研报中写道:“从长期趋势上看,猪肉价格和鸡蛋价格没有明显的相关性。每个长周期中,两者价格波动的波峰和波谷时间重合是因为价格季节性。……猪瘟引起国内肉类蛋白价格提升的预期在肉鸡上没有兑现,在鸡蛋上兑现可能性就更低了。”这样的观点与我们的早期看法比较一致,也与我们对于鸡肉替代性更强的看法有一定一致性。

不过在这里,我们必须更加谨慎地问一问:猪瘟引起的猪价上涨是已经兑现还是在兑现途中?肉鸡市场中,当前“没有兑现”的是鸡肉没有涨价还是毛鸡没有涨价?是因为生猪缺口“没有影响”还有另有其因?

在我们的框架里,生猪产生供给缺口,首先应该反映在自身价格上,而这一反映正在显现。其次,猪瘟的影响先面向鸡肉、水产等直接肉类。在相关研究中,判断肉鸡价格变化时,可能选用了白羽肉鸡毛鸡的相关数据。从这一数据我们确实可以看到,肉鸡价格与猪肉价格也难有相关性,肉鸡自身存栏带来的价格波动显然占据了绝对主导。

【图四:毛鸡出场价】

数据来源:博亚和讯,中信建投期货

但于此同时,我们还要看到这样一副画面:以“稳定”控制为主轴的毛鸡屠宰厂开始涨价,白条鸡价格出现明显涨幅。

【图五:白条鸡批发价】

数据来源:农业农村部,中信建投期货

从白条鸡的情况上来看,一方面,毛鸡价格并没有突破性的上涨,成本上没有显著的提升,另一方面屠宰产能一直保持稳定,屠宰仍然掌握着上下游主要定价权。那么唯一能够让白条鸡“凭空”涨价的,就是消费端的利好了。那么当前消费端有什么利好因素呢?猪肉的供给缺口已经开始影响鸡肉价格了么?

我们认为,首当其冲的是季节性的因素。夏季养殖一定程度因为高温受阻,转向初秋遇到中秋、开学因素,容易产生季节性高价。不过,这样的季节性只在2014年表现相对明显一些,在其他年份表现并不突出。而当前的白条鸡价格不但创出历史新高,同时上涨幅度也大超以往,因此,很难说没有猪价上涨带来的影响。

那么为什么毛鸡价格没有出现上涨呢?

原因有二:

其一,毛鸡经历了鸡苗短缺之后,祖代引进增加使得鸡苗量逐步增加,存栏增长较快,供给增加抑止了需求增加导致的价格上涨;

其二,养殖场与屠宰厂有明显的博弈关系,屠宰利润来自于白条-毛鸡价差,随着存栏的上升,屠宰议价能力有所增强,不过尽管如此,也可以看到,当前毛鸡价格同样跃跃欲试,屠宰压价的策略难以长期奏效。

所以,简单来说,当前肉鸡并非没有受到猪瘟的影响,相反,从白条鸡到肉毛鸡的价格抬升正在逐步反映生猪供给缺口带来的影响。按照猪价对其他肉类价格影响的路径,先从消费端的白条鸡开始,再向上游养殖端的毛鸡传导。

从鸡肉的故事到鸡蛋的事实

1.鸡肉给鸡蛋的启示

那么我们关注的鸡蛋与肉鸡又有怎样的相同点和不同之处呢?

同样作为动物蛋白类的食品等,猪肉价格影响的外溢如果蔓延到其他肉类,那么鸡蛋作为常用的动物蛋白类食品恐怕无法完全杜绝影响。但是,鸡蛋受到的影响比白条鸡更间接。

一方面,从替代的接近程度来说,鸡肉比鸡蛋更能产生直接替代的作用,另一方面,从数量上来说,鸡蛋年产量约为3100万吨,而白羽鸡肉产量在1170万吨左右,鸡肉总量相对较小,更容易对外部影响形成较大反映。

8月以来,排除季节性因素的干扰,生猪价格的涨幅达到16%,而白条鸡的价格涨幅约在3%,鸡蛋上排除季节性因素后,基本上没有显著的涨幅(低于1%)。

这说明,在猪肉价格刚刚突破历史高点的这一波涨价中,其他肉类产品的涨价幅度仍然有限。然而,如果猪价长时间在高位运行,生猪供给的缺口敞开,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包括白条鸡在内的主要肉类都有价格上涨的空间,而鸡蛋受到的影响有望从价格上的不显著表现为显著。

2.此时无关胜有关

总结一下,无论是把猪瘟看成未来影响鸡蛋价格的最主要因素,还是认为猪瘟影响的完全证伪,都有经不起推敲的一面。

我们认为,从过去的数据中能够看出,猪价和蛋价确实缺乏有效的关联性,但这并不意味着蛋价完全能够隔绝猪价的上涨。同样,非洲猪瘟带来的猪价上涨并非当前鸡蛋价格波动的最主要因素,鸡蛋价格在季节性行情中仍然以自身的供需为主导。

不过,在未来长时间的高猪价情况下,不显著的价格影响或许将慢慢变得显著,可以选择关注其他替代肉类的价格变化情况来进行预警。

无相关,是历史和现在数据上的无相关;不无关,是猪价影响的溢出与鸡蛋并非完全无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