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

两大恶行,丧天良!养猪本不易,竟还有人趁火打劫赚昧心钱!

      编辑:养猪人       来源:养猪人
 

也有更神秘的,“在衡南那边,不知道是不是疫苗,只听说是打针,收费很贵,好像一头母猪要收200-300元。”湖南某经销商说。

一度还有称哈尔滨维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中试苗”,对此哈兽维科公司已于6月底发表公开声明表示“至今从未开展过非洲猪瘟疫苗生产和销售的相关工作;所有以哈兽维科名义推广和销售所谓非洲猪瘟疫苗产品的行为均与公司无关。”所谓“中试苗”的传言不攻自破。

这些“非洲猪瘟疫苗”中有一些只是用其它疫苗冒充。河南某规模猪场总经理王锋(化名)告诉《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湖南湖北有人在卖非洲猪瘟白瓶苗,150元/头份。有猪场朋友问我建议,我建议他不要打。”他透露,某集团猪场检测了很多市面上的“走私苗”、“白瓶苗”,里面竟然是鸡新城疫苗。

或者瓶中只是其它物质。粤西某经销商也告诉记者,有些客户尝试了后,检测发现就是干扰素或者中药成分,也有是一些胸腺肽或者免疫增强剂之类,经检测显示核酸均为阴性,都没有批文。“那些人在兜售的时候会说有哪个大猪场用了,没死猪。但实际上没人知道是不是真的。”

还有一些经检测真的含有非洲猪瘟病毒核酸。业内专业人士张强(化名)认为,有可能是病毒血症期的猪血清。“现在底下的市场很乱,这些所谓的白瓶苗都不是经过正规生产线,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无论是“走私”还是“白瓶”,张强均认为这些说辞都疑点重重,大概率是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某些语焉不详、不可描述的敏感话术来骗取养殖户的信任,他认为:

1、到目前为止在国际上没有任何一种非洲猪瘟的疫苗被批准上市,西班牙和越南哪来的“走私苗”?

2、一些甚至贴了外企标签的称所谓从国外实验室流出的“走私苗”更属无稽之谈,对于跨国企业而言这是太小的利益,没必要冒不合规的风险;

3、假如国内将来推出非洲猪瘟疫苗,指定的生产厂家也必然是大厂,没必要去为赚取一点小利暗中卖所谓“白瓶苗”;

4、实验室设施设备有限,更加没有条件去批量生产什么“试验品”。

交易隐秘踪迹难寻,养户用到最后发现并无作用

这些“非洲猪瘟疫苗”实际上大部分是一些假冒产品,内涵与一些所谓“神药”如出一辙,但也有养殖户觉得,如果能防住,便无所谓真假。那么问题是它们到底对防非瘟有没有作用?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采访发现,有人表示用了跟没用一样,也有人表示保护率看似还行。对此魏华认为这其实就是一个赌概率的游戏,“因为没有人知道非洲猪瘟什么时候光临猪场,而且非洲猪瘟在猪场内是一个缓慢传播的病。如果没有来,或者一时死亡率不那么高,就可能就让养殖户误以为这个东西有用,如果非洲猪瘟来了,兜售产品的人也早已跑路。”

广西某养殖户在谈及这类“非洲猪瘟疫苗”产品时明确表示不相信,他补充道,“之前有个台湾的忽悠大师卖产品,号称有近100个猪场在用,据我所知确实有几个2000-3000头母猪的猪场尝试,一个猪场少不了花个几十万,包装上标称是黄芪多糖,检测里面甚至有非瘟核酸片段,最后实际上都没有用。还有一些类似添加剂的号称能防非瘟的产品,有猪场刚开始出现不明死亡的时候一边拔牙一边用它,从春季慢慢拔到五月,夏天这边大爆发的时候一样只能清群。因为非瘟本来传播慢,所以刚开始就以为有用,最后证明都没用。有的卖480元/公斤,一吨料花去800-900元,还有卖一公斤360元的,一吨料要加4-8公斤。”

的确有人因为购买“非洲猪瘟疫苗”而受骗。这些“非洲猪瘟疫苗”的交易手段十分隐秘,难觅踪迹,上述粤西的经销商说,“曾经有人告诉某客户说有非洲猪瘟疫苗用,甚至不当面交易,用泡沫盒把疫苗装了放在隐蔽的地点,等养殖户打了钱之后,再告诉他地点自己去取。养殖户用了之后发现上当,被骗3万多。”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后来又向粤西地区一些养殖场问及此事,部分猪场表示听说过“白瓶苗”,首先肯定抱有怀疑,因“目前并没听说有特别好用的”,自己并未使用。但作为养殖场对这种产品的疑虑并不是在于它“是否是合法、规范的产品”,而是“要先看看别人用了怎么样”。更有养殖户甚至愿意去相信这些产品有效,表示“假的不一定没有效,比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出来要好。”这显示出养殖户当前的一种冒险求存的焦虑心态,也许正是这样的心态,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很多客户来问我有没有这类产品卖。”粤西的动保经销商说,“我当然没有。”

一直在一线做业务的魏华感叹,非洲猪瘟来后,很多人心乱了,卖“白瓶苗”的人是想发猪难财,买的人是病急乱投医。业内专家在谈及猪场使用的这类产品时也提醒养殖户“风险很大”。非洲猪瘟疫苗仍处于研发阶段,当前世界各地都没有产品上市,当前养殖户面对非洲猪瘟的压力处境已经太过艰难,因此千万不要轻信这类产品,被一些别有用心和利益熏心者利用,让自己“雪上加霜”。

(《农财宝典》新牧网 记者王之娴 李萧佳)

恶行之二:“炒猪”团伙恶意制造疫情舆论,压低猪价!

近期,国内出现一批专业“炒猪团”,利用非洲猪瘟疫情,制造恐慌情绪,诱使养猪场户抛售。7月12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下发通知指出,近期,有一批专业“炒猪”团伙通过先向养殖场(户)丢弃死猪,然后制造和传播养殖场(户)发生疫情的舆论,再大幅压低价格买猪等方式从事“炒猪”活动。通知要求,各地要提高警惕,积极防范,一旦发现上述“炒猪”行为要及时固定证据,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实际上,月初浙江省公安厅对外通报浙江省公安机关打击食品违法犯罪的有关情况,曝光上半年十大食品犯罪案例,其中就有“温州瑞安季某等人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食品标准猪瘟肉案”。据猪动力网报道,在养猪业对抗非洲猪瘟摧残的同时,不法分子看准猪价高涨的利润空间,形成一条利益链条的犯罪团伙,从广东、广西再到河南、安慰江西等地,挑选养猪密集区域,进行非法宣传、造谣生事:“从北到南,再从南到北,母猪及大育肥猪都要死完了,保住保育说不定还能留点种(因为这些小猪他们不要),抓紧把母的和大的卖掉,不卖掉1毛钱都没有了。”

谣言使猪场失去饲养信心,形成集体恐慌。随后,不法分子将病死猪或一些内脏丢在未发生疫情的猪场周边或墙院之内,制造一种病死猪无人处理的假象,恐吓养猪人保险不管,政府不管。最后达成养猪人恐慌淘汰,越淘越多。

据相关人士分析,涉非洲猪瘟相关犯罪行为具体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养殖环节制售病死猪。在养殖生猪过程中,一些不法人员发现疫情不及时上报并按照规定无害化处理,私自对外出售,甚至有的企业、个人为牟取非法利益,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制售病死猪犯罪网络。二是屠宰环节私屠滥宰。不法分子未经有关监管部门许可,私设屠宰厂,非法从事生猪屠宰、销售等活动。三是运输环节非法贩运。有的企业、个人为减少损失,顶风作案,跨疫区贩运生猪。不法分子通过伪造或非法购买检验检疫证明,使得未经检验检疫甚至传播疫情的生猪成功获得“合法”身份,从疫区运输、销售至屠宰场,虽有合格证明但实际并不合格。办案过程中还发现,一些不法分子请托官方兽医违规开具检验检疫证明问题较为突出。(摘自:期货日报)

附:农业农村部通知原文: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打击和防范“炒猪”行为

保障生猪养殖业生产安全的通知

农办牧﹝2019﹞54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农业农村(农牧、畜牧兽医)厅(局、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兽医局:

近期,有一批专业“炒猪”团伙通过先向养殖场(户)丢弃死猪,然后制造和传播养殖场(户)发生疫情的舆论,再大幅压低价格买猪等方式从事“炒猪”活动。上述“炒猪”行为涉嫌妨害动物防疫,严重影响非洲猪瘟防控工作正常开展,严重破坏生猪生产秩序,严重损害养殖者合法权益。为有力打击、有效防范上述“炒猪”行为,切实保障生猪养殖业生产安全,现就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强化疫情排查,规范做好病死猪处置

各地要加大对运输、丢弃病死猪等行为的排查力度,发现疑似非洲猪瘟症状的,要立即采取控制措施,按程序报告和处理,并对周边环境进行严格消毒。各地对于被丢弃病死猪的养殖场(户),要在一定时期内对存栏生猪做好重点监测,一旦发现非洲猪瘟疫情,要及时规范处置。

二、加强联防联控,严厉打击“炒猪”行为

各地要提高警惕,积极防范,一旦发现上述“炒猪”行为要及时固定证据,依法依规严肃处理。要充分发挥本地区非洲猪瘟防控应急指挥机构的作用,对打击和防范“炒猪”行为实施集中统一指挥,形成多部门工作合力。要强化动物防疫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发现涉嫌犯罪的,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将案件移送同级公安机关。发现涉黑涉恶线索的,及时向当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移交。

三、广泛宣传动员,形成社会共治合力

各地要加大对打击“炒猪”的宣传力度,形成强大声势。要动员鼓励媒体、单位和个人通过非洲猪瘟疫情有奖举报热线等渠道,举报有关“炒猪”线索。要指导有关行业协会、学会充分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团结广大养殖场(户)共同防范、及时举报“炒猪”行为,保障生猪产业健康发展。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

2019年7月11日

(来源: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